冬天 柿子那么红

发布日期:2019-11-27 15:22:39文章来源:beplay体育日报

陈顺梅

冬至,风里夹着丝丝寒意,阳光却暖融融的,站在云贵交界的一个山寨极目远眺。蓝天白云下,冬天树梢被风梳理得清晰可见,似一片片重叠野鸭的黑羽,一部分摇曳在柔和的蓝天里,一部分插在黛色的山脊上,像初学绘画的孩童用铅笔认真画出的素描,干净规范而错落有致。一群不知名的鸟儿像一片浓淡不一的影子,在天宇下,在静默的树梢上空来回飘忽。偶尔,沉寂的山寨也回荡着鸡鸣、狗吠、牛哞的声音,仿佛也唤醒了我心中沟壑里沉积了多日的那一潭水,此时也随着一些熟悉的不熟悉的声音起伏着。

环顾小寨周边的景物,有一抹红色撞击着我的眼球,那是一棵高大挺拔的大树,清晰的树枝间挂满橘红,就像一幅被点染满橘色的画,我想那是一树未凋零的红叶,就像飘在林中的一抹彩霞,像冬天里燃烧的一团火焰,还像此时沉寂山林跳动的脉搏。远处,一个厚重的身影向我移来,近了,是一个背着一大捆柴草精神矍铄的老人,重重的柴草压弯他的脊梁,黑瘦的脸颊上,慈祥的笑容流淌在他深深的皱纹里,一个装满柿子的小竹篮坠在他枯枝般的臂弯里,当路过我身旁时,卡在柴草上的镰刀“哐当”一声掉在石头路上,声音清脆悦耳悠扬,我轻轻捡起递到老人的手中。他为表谢意,仔细地从篮中挑了一个又大又红的柿子送我,用很浓的云南口音对我说:“吃吧,刚摘的,挂过很多次霜了,很甜!”红红的柿子被我捧在手里,它没有前一久市场上的柿子光鲜亮丽,比蛋膜还薄的皮上甚至还落有褐色的斑点,那是它饱经大自然风霜的肤色,我试着品尝一口,啊,居然无比的香甜!我说:“冬天了,还能摘到柿子啊?”老人抬手向远处指了指。我看见了,是那棵被我疑为飘满红叶的大树。哦,原来那是柿树,那一树“红叶”是一树累累硕果,我第一次看见结满果实的柿树,除了满树的果实,没有一片树叶的陪衬,除了褐色就是红色,那种赤裸裸的红色,在这万物萧条的冬天,在严霜一次次的侵袭下,它倔强地挂在高高的枝头,闪烁着傲人的喜悦。顿时,我的内心油然而生一种对生命执著的敬仰,在严寒的冬天里,它依然孕育着香甜的果实,那么豪迈,那么灿烂,沸沸扬扬,热闹异常。

我不知道,没有绿叶的衬托,那一树柿子依然那么红,甜美的果实在严寒中绽放出灿烂的光彩。我突然被它的精神气质所感动,所折服,它的果实之所以在寒冬中愈加香甜,那是因为经历过多次严寒的洗礼,饱经大自然的风霜,才这么红,这么甜。

编辑:孔令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