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山的思念

发布日期:2019-11-27 15:22:14文章来源:beplay体育日报

韩卫贤

这是别人害怕的土地,你却爱得这般深沉,面对贫瘠和荒芜,你那样倔强而自信。自信里哼着爬山调,唱了一代又一代,总是唱不平坦,唱不圆润,总是忽起忽落,像是脚下坑坑洼洼的石板路,像是山顶疙疙瘩瘩的山峰。你扛着季节,扛着山里粗糙的日子,种植日月星辰,收获春夏秋冬。即使结束生命的躁动,也要在高高的山巅,睡成一座力的造型。

一个背包,一只木箱,浓缩了你的军旅人生;一条山路,一双布鞋,又将你带回乡村幽深的山谷。我知道,在这荒凉的山野里,你嚼着人生的酸涩。但是,在你心中还摇曳着山谷和小路的影子,还流着山村母校的歌。人,不能屈从于命运,如果不能改变厄运,人的价值和芸芸小草有何区别。一颗甘于沉沦的灵魂,在经历了磨难之后总归会成熟起来。你不管别人说什么,只问自己能干什么,并且将来仍会成功。

你在深山老林里寻找,为了采集中医药的精粹,你走遍了山野,用一个一个的脚印把青春和爱,在一条长满荆棘的路上寻找,月亮跟着你,太阳跟着你,风风雨雨,春来冬去。岩石,一千遍一万遍地塑造着你的执著;藤蔓,曲曲折折地描绘出你的坚韧。

原本很英武的一幅肖像,色彩在慢慢地剥落。呼吸像那扇大门拉开时一样滞重,但那山边流来的水,却始终搂着你,因此你走不出大山。

你立在山林深处,像一尊根雕,阳光的丝盘在你的额头,在皱纹里闪闪发亮,翻山越岭,圆壮的肩和挺拔的背开始塌陷,风餐露宿的岁月,都被时间抛进了记忆深处。如今,你老了,你虽只留给人一个模糊的轮廓,但已在我心中定格成一帧永久的水墨画。

编辑:孔令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