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无言

发布日期:2019-11-04 10:12:14文章来源:beplay体育日报

李微

秋天一来,那些衰退的气息就自然而然从草木中流溢出来,阳光开始像老人的目光,日渐失去锋芒。

路过花圃,我看到那些盛放的紫薇花吸满了露水,一阵风过,就像小猫一个激灵一般,全抖落了。

我最钟情的是秋天的栾树,她们高大壮硕的树冠上开满了细细碎碎的小黄花,朵朵鲜亮的嫩黄让人眼前一亮。这些可爱的黄花在薄薄的晨雾里织就一张细密温柔的花网。我总觉得栾树的花朵容貌不输桂花,只是少了桂花的馨香,所以当人们歌颂秋天的菊花、桂花时,遗忘了栾树的花。我喜欢这些栾树,她们坚忍且温柔,那温暖的黄色花朵像江南女子发髻上的金钗。风起,花朵落下,下起了一场花瓣儿雨,花朵栖息在发丝上,钻进脖颈,落在衣襟上。青砖的地面早已经铺上了一层深浅不一的细密花瓣儿,长久徘徊其上,不忍离去。人从花树下走过,心中盈盈升腾起几缕温柔和诗意,少了俗气,多了一分翩然的仙气。伫立在落花的栾树下,我觉得身轻如白鹤、心欲上青云。

今年的栾树花开得真好。一排排栾树的花就像瀑布一样从蓝色的天空中宣泄而下,条条缕缕丝毫不乱。把每一个开花的日子都不糊弄地过下去,这种认真活的劲儿真值得我们去学!

秋天的阳光有点儿慵懒,如飞絮,毛茸茸,密密地铺下来,怯生生的,洒在人身上,稚嫩,温柔,小心翼翼。秋风软软地吹来,像绸缎,熨帖,光滑,温柔。经过秋风温柔的摩挲,人的心也像粉丝融入温水里一样,柔软,蓬松,轻盈自由。

远处,云朵洁白,众鸟飞翔,我一个人站在树下,脸颊微凉,风满衣裳。

生命是一棵郁郁葱葱的树,记忆是一片片鲜绿的叶,总有枝繁叶茂和叶枯飘落的时候,有一些记忆枯萎了,落在生命之树的根末,浮表不腐……转眼间我都快到三十了,想起这前半生的喜乐往事,那些青春里来往的人群,忽然觉得时光是如此迅疾。

在路旁,我看到老妇人怀抱着她肉嘟嘟的小孙子,脸上洋溢着慈祥的笑。她脸上布满皱纹和老年斑,而怀里的宝宝细嫩的皮肤像刚出锅的豆腐。突然明白题诗长短句,并非每一句都该是“除却巫山不是云”,它可以是“水晶帘动微风起”,可以是“杨柳青青江水平”,还可以是“时有幽花一树明”。能够记录和表达的事物太多,而人总要克服己心负赘,才得以触及美好。

唐人张谓有句这样的诗:“看花寻径远,听鸟入林迷。”人生不也如此吗?每一条规划好的道路、每一个经纬明确固定的位置,如果依着手册的指示而到达了,固然可羡可慕,但那些“未求已应”的恩惠却更令人惊艳。那被嘤嘤鸟鸣所引渡而到达的迷离幻域,那因一朵花的呼唤而误闯的桃源,才是上天更慷慨的倾注。我羡慕这样美妙的人生机缘,也希望生命中能多一些惊喜和幸运。

“时有微凉不是风”“不知秋思落谁家”,坐在树下,忽然想起这两句诗。栾花很美,风幽凉如水,离冷露湿桂花的日子也一天天近了。

喜欢秋天,多了静气,滤了浮躁。安稳于日常,清喜于光阴,慎言于生活。

想起《菜根谭》中的一句话:君子居安,宜操一心以虑患;处变,当坚百忍以图成。或许人生是急不来的,不疾不徐,静静地用心地做任何一件事,珍惜身边的一切,不错过身边的美。安闲自在,等一阵风过,看一场花落下。

编辑:孔令军